个人生产力的提升是个永恒的话题……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分类:商业·叁 (Buzi)

对绩效的又一次理解[Think About Performance]

对绩效的又一次理解[Think About Performance],绩效

最近和德鲁克管理学院的老师做了一次交流。在聊天的过程中,让我把几个关于绩效的问题进一步想清楚了。以前写过被误解的绩效管理,算是在一个中等层面把绩效的几个角度弄了个清楚。然而在后续的实践中,加深了对细节的理解。这篇文章就是记录下深入理解后对一些问题的看法。

Q:绩效是个什么东西,听起来怎么这么抽象,是不是多干活就是绩效好?

A:绩效(Performance)翻译成中文,应该是表现,确切的说是工作中的行为表现。不干活肯定是没有表现的,但这个表现并不是说多干活就一定好,绩效的成功在于对企业战略深刻理解后基于战略的价值创造。通俗的说就是活儿要干到点子上,创新要创的大家都觉得好,觉得对组织有帮助。

Q:你如何看待员工的绩效?

A:很多时候大家会把两个概念混淆。一个是员工的素质潜力,另一个是员工的绩效。很多时候一群大学生中脱颖而出的常常是素质潜力好的,但是素质潜力好的员工在长期的工作和职业生涯中却不是绩效最好的。这是因为有能力并不代表能创造更多的价值。就好比你买了一辆豪华越野,但从不去野外越野,这就意味着这辆车一定没有在越野上的表现。

所以,一定不能把素质和绩效混淆,把资源过度倾斜给素质好的人,而耽误了绩效好的人。这里应该有个基本的共识,就是(素质+态度=绩效),这样就尊重了绩效的本质,也更有利于企业的环境公平。

Q:总觉得和手下气场不和,不喜欢他们,如何创造好的绩效?

A:这里面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就是上司喜好和绩效的关系。其实作为好的上司应该尽力公正,抛弃其他关注点,重点关注绩效。我见过一个同事,每次老大布置工作都说难、皱眉头,但是实际工作却矜矜业业。所以老大很不喜欢,但是其实他的绩效很好。从老大的角度来说,应该正确引导他,让他举重若轻;从他自身的角度应该注意和外界的沟通方法。因此,还是说到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管理的出发点永远是绩效,不要被别的东西影响,混淆。

Q:我们公司没有绩效考核,是不是很糟糕啊?

A:没有形式上做绩效考核(每月填表打分)的公司并不糟糕,没有实质上绩效考核的公司(目标+指导)的确很糟糕。因为绩效是为组织目标服务的,没有设计目标就没有组织的愿景规划,乱作一定要出问题。而没有指导的目标,下面人会感到能力不足,进步缓慢,从而觉得无聊没意思。所以必须两手抓,两手硬,不一定要弄些形式主义。

Q:如果一个员工表现好了一阵子,给了他新的挑战但待遇没给起来,他的绩效变差了怎么办?

A:有个测验,现在这里有一个凳子,能举起来的请举下手?(全部举手),能坚持举十分钟的请举下手?(有一小部分没举手),能坚持举一个小时的请举一下手?(基本上就没多少人举手)。所以,绩效从根本上来说是持续输出的成效,优秀的员工应该意识到,要成长要进步就得做好承受更大的压力,而且职业生涯早期,压力和回报往往是不成正比的。所谓的职业经理人就是长期有效的将自己的状态稳定在一个水平的人。所以,要引导新人对绩效的误解,告诉他们误解是由于有考试突击的心态作怪,在学校确实突击一阵子就能提高成绩,但进入工作中,不是考试突击能够将绩效提升,需要持续的输出。

Tags: 绩效

接通资本市场[Connect Capital Marketing]

接通资本市场[Connect Capital Marketing],资本市场

搞IT的朋友说,最近IT行的薪酬增速放缓了,可还是比别的行业高,特别是和基层的制造业相比那实在是高出太多了。如果再看看金融行业的主儿们,制造业的收入水平恨不得挖个地缝儿藏起来。

但是如此巨大的收入鸿沟是为什么造成的呢,都说市场是公平的,但为啥在细节上就处处不公正。我想最主要的因素应该是来自行业和资本市场的距离。也和资本市场的构成及发行机制有巨大的关系。

作为IT行业来说,很多上市的公司都没有盈利,因为纳斯达克的路子是宽进严出。所以众多IT企业只要把报表做的漂亮,客户数量做的巨大就够了。创始人圈了钱再坚持一段日子套现,就获得一个修成正果的结果,所以,过程中多给员工一些银子也没什么大关系,团队稳定,直追上市,套现完毕,皆大欢喜。弄到最后,就是全国,甚至是全世界人名为某几个公司买单的结局。当然,上市后一路下滑甚至关门的公司比比皆是,不过由于资本市场买单,资本市场认可高科技公司,就持续为他们提供一扇打开的门。就有不断多的互联网创业团队加入到淘金的梦想中来。

另一方面,传统企业,在重资产高能耗的压力下举步维艰的前行,工人拿着别的行业微不足道的薪水却无可奈何。因为风险的承担主体主要来自企业主本身,传统经济在国内市场接通上市的步伐有些门槛,海外市场又不感兴趣。因为没法接通资本市场,所以雇主们都不敢用高薪来吸引人才,最终搏击上市的回报。

可以看出,优秀的制造业和传统经济企业,在资本市场的环境下实在不占便宜。这主要是由于资本市场的规则和规矩所致。但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最终拉平各个行业的差距,拉近各阶层的收入,还是需要依靠有效的企业人才流动和信息交流。有了扫地老太太的传奇故事,才能有收入均等化的可能性。不过,这个结局代表的方向,恐怕好几代都看不到。

还是那句老话,卖产品是一分一分的挣钱,卖渠道是一毛一毛的挣钱,卖企业是一元一元的挣钱。

Tags: 资本市场

博客平台的何去何从?[Where Is Blog Service]

博客平台的何去何从?[Where Is Blog Service],博客

自从博客教父方兴东烧完了最后一笔银子,博客的处境就大喊不妙,连新浪这样的不差钱的主子也一直没有摆脱盈利的困扰。但是,大家从来都不会灰心。因为商业的规律向来是这样的,同样的一个产品流派和技术路线经过若干年的沉淀后,在融入恰当的价值创新后,总能重新发挥出光和热。不过这一轮等待要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那么博客产品的未来究竟怎样呢?博客服务公司究竟有哪些路线可以选择?正好今天的事情触动了我对此类问题的思考,下面一一拨开。

一、用户创作内容没有粘度怎么办?

自从雅虎把互联网定位为免费查看,广告商付费的模式后,就很少有大众产品能够对终端客户收费。博客当然不例外,作为UGC(用户产生内容)的懒人平台,貌似在运营上占了先天的便宜,但是这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时代,如果微博能用更少的字数赚足眼球,为什么不投靠微博呢?所以在用户产生内容的粘度上,博客实在是有些压力,这表现在创作成本和收益上不成比例。当然,这其中有一个解药,就是盛大文学的模式,盛大文学制造了很多草根作家,提供除生产外的全套服务,这样的方式,真正的实现了商业化运作。当然,博客平台能不能走这条路,要看产业整合和虚拟产品的营销能力。

不过,不论怎样,根源上讲如果不能解决用户的生产动力问题,博客平台的发展就会受限。你看当年新浪刚推微博时候,十大名博还有几个能坚持下来,坚持下来的都是韩寒这些从博客中不断占便宜的人。

二、传播的内容没有特点怎么办?

微博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有人断言这产品活不了多久。不过到了今天,大家应该越来越看的明白,微博的生存空间是足够的,而且会越发健壮。从信息的传播角度来看,微博弥补了碎片化信息的传播渠道,有了独特的空间和价值定位,盈利是个迟早的问题。看起来新浪微博还在亏损,但是如果新浪说福建帮、杜子健这帮靠微博混的人必须交点收益提成,我想他们也没有不交的道理,毕竟咱是靠微博发财的。

如此说来,报纸在弥补新闻和评论的空间,广播在弥补听觉传播的空间,搜索在弥补信息检索的空间,书籍在弥补系统知识结构的空间,电视在弥补多媒体的空间。那么博客呢?内容上有啥特点呢?想想就有些尴尬。

其实从最初博客的发展来看,它弥补了社会的两个需求:评论事件的需要和个人品牌的需要。前者被各种专栏作家、社区论坛挖去了,后者被微博和实名认证搞定了。这时的博客好像前两天的北京暴雨,大雨一来,连车门都没来得及打开,怎么去逃生啊?

那么博客从内容上咋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呢?说实话,我没想清楚,不过博客作为中度篇幅内容的载体,适合发表时评或一类话题的深度评论,这个内容积累久了,就有进入了前面说的盛大文学模式——出版发行。除此之外,也就只能是各种互联网公司的技术秀场,例如百度UED团队、谷歌黑板报之流的了。不打通内容的上下游,孤立的一个豆腐块内容,让人坚持下来,太有违人性了。

三、单靠技术的创新就能解决市场么?

答案很简单,否定的。目前的轻博客就是一个典型的类似问题。轻博客说白了就是博客加入SNS元素,这样的好处是增加了内容的曝光次数,增加了用户间的互动。但是,扁平的用户结构和内容传递,实在让寻求出名要乘早的人们找不到这样的满足感。人们骨子里喜欢我比你优秀的排名模式,你说来来去去多看两次又能解决啥问题呢?因此,没有一个深入人性的动力,恐怕是不能久远。

人性就是这样,这边刚和张三说:我骨子里崇尚民主和平等。转过身就和儿子说:期末考试一定要努力,不能比张三叔叔家的孩子排名还差。所以,过度的理想主义,不利于一个商业模式的建立。

四、博客会消亡吗?

答案也很简单,肯定不会。毕竟社会资源是有限的,能有一个免费的网络阵地发出有力声音,还是有很大需求的。等到各种潮水退去,还在坚持玩博客的就是骨子里的支持者。他们的群体素质和群体力量,将决定未来博客的走势。而正确的商业模式和产业链设计,将决定这个产品是不是能有人生第二春。

春天还要多久?我不知道,我也在等待答案。

Tags: 博客

男怕入错行?[Man In A Wrong Job]

男怕入错行?[Man In A Wrong Job],职业

古语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在工业革命以前,无疑有其传承的道理和意义,我们常听说某家孩子入了布匹庄,一干就是20多年,前三年还得赔本赚吆喝,学个手艺不挣工钱。然而,在科技进步的今天,尤其是信息科学的发展之快,使得各类学科的分化日趋明显,常常飞机火车上碰到某某某研究所的某某博士,说起研究领域来,多是蚂蚁一窝下几个卵,飞机轮胎怎么更快打好补丁,太空垃圾激光销毁等等。所以,他们自己也有深深的忧虑,万一这行业不好混,市场不够大,国家不给经费补助可咋办啊?

所以,在改革开放后的一代人,以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的雷同标准答案为使命,成长到了今天。发现进入和退出一个行业远没有自己最初的设想在里面,只有巨大的沉没成本让我们不敢轻言放弃。然而,换行真的就那么难么?

先来看看前辈们吧。他们的路径大约是这样的:从小就进入某行当从学徒做起,15岁出门入行,苦苦学习3-5年后,掌柜的开始给点工钱了,慢慢再搞个3-5年,如果小伙子悟性好,又不是掌柜的本家人,就收做干儿子或者收为女婿,之后传授最核心的技术,再学个3-5年,30而立了,成了新的当家人。从这个成长流程看,其实获得信任的过程和被接纳的过程要长于学习的过程。这也是因为古代没有专利保护制度,所以当家人特别害怕丢了手艺,如果不能确认继承人的忠实可靠,宁可绝传了也不能丢了专利技术。

再看看现在的大型跨国企业。他们的路径大约是这样的:去一流的高校招聘一帮号称是白纸的年轻人。带回家开始马拉松一般的集训。恨不得把公司里面最保密的技术传授给他们,目标就一个,快点学习,快点上手,快点去干活儿。咦?这是怎么了?大度的像个慈善家。是的,因为现代企业制度在专利、职业研发、品牌等多重外衣的保护下,对人的信任得到了法律的保护。因此,学习的速度和效率也就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以适应现代企业的高速发展。

通过这样的对比,我们惊人地发现,入行的学习成本在大幅地打折扣,甚至被雇主分担。但是,这就要求每一行的新进入者快速地适应新的环境和新的知识,能融入一个行业,并利用自己的特质做出贡献。

然而,标志一个人是否真正入行,除了你能兜售一些专业术语外,还需要你把行业大牛和行业中牛们如同老朋友般地挂在嘴边。这是你能否融入一个圈子的人脉保障。同样和古代不同的是,由于传媒业的发达,也会让你快速了解大佬们在干什么,也能快速把你包装成一个大佬加入他们的队伍。因此,如果你有包装的基本素质和潜力,融入一个圈子的速度和时间都不会太久了。

通过上面的分析,现在入行就好比你拿你自己的“劳动力资源”作为现金购买“行业前景”这样的股票。你可以玩长线,可以短炒,可中期持有,甚至可以空仓观望。但是,如果说最怕出手买错股,我想如今已经不是那样的岁月了。在一个猪都能三个月催熟的年代,人咋能怕入错行呢?

不过作为生性喜欢安定的人类,还是本分一些比较好,毕竟拿到了茅台这样的好股票,也得耐得住涨涨跌跌的寂寞。

Tags: 职业

工业对美的需求[Industrial Demand of Beauty]

工业对美的需求[Industrial Demand of Beauty],美学

我记得有一次上《奢侈品投资》课的时候,教材说奢侈品的概念是这样的: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功能性消费品,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

所以,彰显身份、具备功能是奢侈品的特点,沿用到很多领域里面,手表、服装、香水都算是地地道道的奢侈品。而如今的iPhone手机虽然没有其他奢侈品那么奢侈,不过比起一般手机的价格来,也算着实奢侈了一把。如果说这些奢侈的东西里面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我想应该是他们做工精致,细微处见功力的方面。

反映到工业产品的特点上,应该说他们具备良好的用户体验、卓越的产品质量、细腻的用户美感。这也是未来各个细分产品里面,产品层次的分布不同,而第一集团的产品一定具有类似奢侈品的特点,也更符合工业上对美的需求。

以前分享过一个《设计心理学》的读书笔记,其实很多产品设计的细节都融入了对用户和产品的交流理解,也才有了防呆设计、导向设计、反馈设计等细节。如今这个领域的划分更加细致,分为了前台的UED和UI部分,数字冰雹就是此类需求应运而生的公司;而后台的功能设计和人机交互也有很多专业的工业设计公司在做,比如洛可可BillWang等。他们共同把用户体验提到了新的高度,也让产品更结实、更耐用,最终增加产品的全寿命周期。

另一方面来看,工业对美和用户体验的追求,也不是没有来源的,由于产品功能层面的竞争越发没有竞争的空间,也就导致了大家的追去方向变为用户体验,就好像在餐饮行业的早期,大家主要注重吃到什么,口味如何,到了中期就会比拼服务如何,到了现在会追求环境如何,感受如何。这样的结果,恰恰是竞争和发展所致。一个行业的需求空间打开了,就给了高端产品更大的话语权甚至是定价权。

反过来说环保行业的设备类产品,目前是在一个悲催的价格战阶段。由于大部分业主的购买力、支付意愿都不强,造成市场的空间还不够大,所以美的产品还没有席卷般的垄断。不过真正的进入运营服务阶段,对产品的要求就会变得复杂,不仅要便宜,更得好用、易用、耐用,还得看的漂亮。因此,这样一个等待的过程是不可避免的。

那么对于环保行业来说,产业还没成熟到大家希望看到的阶段,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多层级产品的路子。有适应当前市场需求的一些型号产品,也有面向未来的研发和储备。毕竟,随着社会的成熟和项目进入服务期,工业对美的需求将有喷薄姿势优雅而一发不可收拾。

Tags: 美学

文化匹配其实是基因匹配[Cultural Matching is Gene Match ]

文化匹配其实是基因匹配[Cultural Matching is Gene Match ],企业文化

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和壮大,企业文化的建设就被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然而,从所有实践者的经验来看,企业文化几乎始终没有逃脱一个厄运,就是绝大部分的建设都是失败的。

企业文化的走向几乎由下面的三个方向决定:1.老大的性格特征,占比极高。2.企业所在的外部环境,当然,时代背景谁都无法改变,间接地也会影响到企业。3.企业中的重大事件和关键性冲突的沉淀,这些碰撞也会改变企业文化的走势。这三点决定了企业文化最终走向何方,然而在这三点背后,还有很多要素并没有挖掘。

这也就是为何建立一个企业文化,说来容易,做来难。特别是对很多企业,谈企业文化其实就是纸上谈兵。万通冯仑在最新的一篇文章《我就是个买卖人》中说:“我站在企业和买卖人角度讲问题;如果讲得远了一点,也是因为这些问题跟买卖有关,妨碍到我们的买卖,无意中走远了。我一般不走远,我都在买卖上面,这也是柳传志教我的事。”所以,企业文化的核心还是为了维持企业的那个本质,换句话也是全世界企业的使命:生存和盈利,不成为社会的负担。

在追求生存和盈利的基础上,企业才有资格谈自己的企业文化,并成为核心团队价值观输出的工具。才能选择究竟是培养创新的精神?还是高效的执行力?还是工程师的严谨?或者别的各种名目的口号。有趣的是,作为群体特性的表现,企业文化有其特定的走势,这种走势,最终应该是被一个叫做企业基因的东西所改写。

吴军在《浪潮之巅》反复提及了企业基因对企业发展和成长的影响,并认为企业的基因会在企业初创的三个月内形成。那么,接下去的事情都是基因在表达,在各个领域和组织功能模块上的表达。如此说来,从企业组织角度上的基因表达,应该有以下几个要素:1.基因主要源自创业团队的人的因素。2.创业团队要稳定,有相似的企业价值基因。因为核心层面的稳定,会在各方面的工作中都贯彻企业的价值基因。3.企业基因的表达中,要以生存为第一要素。不为生存,基因表达的越完美,便会越消耗资源。4.企业文化的建设本质,说来就是防止企业由于过大,企业最初赖以成功的价值基因被稀释。所以通过运动的方式不断得到强化和传播,至少团结没立场的部分。5.选择一个公司,其实越往深做,基因的匹配度就会要求越高。因为老大们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当年成功的基因。

然而如何判别一个企业的基因是否合适是否匹配,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即使对于同一种基因,在实际中也会有很多不一样的表现,甚至有时候为了实际的需要也会变异地表达成一些并非本意的情况,让判断更加扑朔迷离。说起来的很多药方就更加没有操作性了,这个药方就是经验+时间。所以,如果做具体事情的经验和做精各种规模事情的时间还不够多的话,还是不能更深入地琢磨这个问题。 

Tags: 企业文化

评价体系的内化[The Evaluation System]

评价体系的内化[The Evaluation System],评价

有时候会觉得问题很乱,找不到方向。错乱的感觉来自方方面面,比如要不要这个时间买房子;比如要不要投资这只股票。

其实摇摆是人的本性,对于犹豫的那个自己,有时候激进的那个自己甚至想抽他两个大嘴巴,不过,其实大可不必惊慌,这就是活生生的自己。如果你去问心理医生或者顾问之流的,渴望寻找答案,往往听到的就不是切中要害的SMART原则类答案,而是让人茫然而又似乎有点思考的启示。因为通常这个答案就浓缩成一句话就是:你要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这是一句颠不破的真理,然而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本身就是个极度抽象的名词。因为该走的弯湾路终究一点不能少。

前不久和两个留学日本的朋友吃饭,他们说日本的孩子在家里疯狂的打游戏,家长们会置之不理,他们的逻辑是,孩子就这两年希望打游戏,过两年你让他打他都不打。我同意这里面的基本观点,就是:教育和一些选择性的课题一样,都是需要水到渠成和疏导的。我不同意的观点就是家长不应该极度的无为而治,毕竟人还是要发挥些影响和劝说的功能。

上面的故事看似和前面想寻找的要什么是无关的,不过这恰是寻找自己想要什么的一个旅程。只有萝卜白菜都吃过的人,才知道爱萝卜还是爱白菜。所以,仅仅吃萝卜和白菜的选择来说,就有了多重选项。对于两个没吃过的人来说,告诉他自己想要什么实在有点残忍;对于吃过其中一样,又觉得非常好吃的人,告诉他另一个也很好,也是一件缺乏想象力的事情。只有萝卜和白菜都吃过的人,才有能力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小到萝卜和白菜都让人纠结一番,大到重大选择的时候,让人迷茫就不足为奇了。核心的原因是:我们缺少一个内化的评价体系。很多对事物的认识都是间接经验的时候,往往会被外界的观点迷失自己。但是,如果你说,我很想不迷失自己,尽快拥有有自己的内部评价体系,也绝非易事。应为一个评价体系的建立和罗马一样绝非一日之功。要经历,要迷失,要寻找,要错乱……就像左岸读书说的:一切成功源自积累。

积累够了,就知道什么是我的所爱了。看起来这又变成了一个简单而有径可循的路程,事实上绝对没有那么轻松。就像《少有人走的路》说的一样:人生是一场艰辛之旅,心智成熟的旅程相当漫长。所以重要的在于在阳光大道上不断前行。

Tags: 评价

决策和决策过程[Decision&Decison Process]

决策和决策过程[Decision&Decison Process],决策

关于决策的书实在是很多,但是都是别人的感受和别人的案例,俗话说要知此事须躬行。我自己对于决策的理解应该贯穿于生活的方方面面。由于有的决策跨越了时间,终究得到了不一样的检验。

事实上,有一个结论用于执行是要优于没有决策没有方向去执行的。道理很简单,你一直在琢磨用什么方式吃掉面前的这个荔枝,直到你花几天想明白了,荔枝也就离蔫掉不远了。所以,面对问题,如果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只需要简单评估,就最好快速行动,所谓的简单评估就是把一些找死的方案过滤掉而已,行动是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有幸没有生命危险,这些杀不死你的力量,会让你变得强大,这就是简单的力量。

不过如果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简单的决策方式中就具有很高的偶然性。基于事实和调研的研究方式,从长期博弈和决策的结果来看更具有安全性和准确度。所以,很多组织或机构更倾向于群体决策,正是基于这样的一个简单道理,现代企业治理结构中,就更讲究董事会中的群体决策过程。其实是为了组织更加安全而已。

上面的部分本质上是讨论了直觉决策和理性分析对决策带来的影响。相比而言,一个快,一个慢,一个不见得很准,一个常常看来很稳。所有的好坏,都由于暗含了一个前提,我们希望最好的结局。然而,这样的好事儿,似乎有点难得。一切不完美均是上帝的杰作,有了不完美才能更好地理解完美。

下面把发力点聚焦在群体决策的过程中来,目前的组织,越来越倾向于领导人把自己设计入框架和秩序中,按照规则一起玩儿。所以,在做出规则决策的过程中就有很多有趣的部分。比如:谁来决策,怎么决策。

工作中曾经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少部分人决策了以后,发布了结果引来大部分人的反对。这样现象产生的原因,恰恰在于没有把决策的过程和决策本身融为一体。如果把事后沟通改成边沟通边决策,双方对各自情况的理解会更加有效。所以有时候,你看到一些大人物很客气的问你意见,其实他们心里早有想法,只不过把你装入到决策体系中来,会更加有利于决策本身。这听起来好像有点灰色,不过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很多决策要靠很多年之后才能发挥其作用和力量。冯仑说的好:选择就是放弃,自由成为枷锁。所以,学会决策,学会决策过程的沟通。

Tags: 决策

Records:113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