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生产力的提升是个永恒的话题……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2013年03月的文章

环保产业果真是政策驱动?[What is EP's Driver]

环保产业果真是政策驱动?[What is EP's Driver],环保产业

入行不久的新人,都被教育环保产业是个政策驱动的市场。可不是真是如此么?你看十一五要求的CODSO2削减10%的指标,以及县县一个污水处理厂的硬指标,拉动这个产业的迅猛发展。跑国债的、地方城投发债的、BOT圈钱的、不差钱的,总之穷又穷的过法,富有富的潇洒。总之,国人展现了在达到指标方面的中国式天赋。

 

所以,十一五的五年,造就了一批不错的环保企业。大家的感觉都很相似,没有节能减排的硬指标,就没有环保行业的这一轮进步。就像新中国的老百姓一样,没有毛主席,就没有翻身的幸福日子。

 

到了十二五,大家都希望指标能严格一点,项目能上多点,政策能猛烈点。然而,事实上,政策一直很猛烈,现实却比较骨干。因为,政策的落地才是产业的收获,仅仅的政策只是一把推力,就像你喂老黄牛吃草,有草也得黄牛有意愿才行。所以,到了细节上,政策的推力就变成了一个要素而已。换句话说,政策推动这个行业没错,但是政策常常是所有博弈的最终结果。下面,我们看看什么因素在影响环保的政策决定?

 

1.  突发性环境事故。以北京2012年底PM2.5引发的雾霾天气为例,引发了群众对环境的强烈不满,政府也觉得这问题是在有些过分,所以推动了以治理PM2.5为核心要求的相关政策出台.

2.  微博推动,媒体助阵的公众参与。蛇年的春节刚过,媒体人邓飞等就在微博上发起了#随手拍家乡的河流#公益活动,实际的照片效果很明显,环境污染的情况惨不忍睹,让大家把目光深入了三米,聚焦到了地下水偷排和污染问题。接着媒体就跟风了,挖掘了很多相关的内容。央视都重磅出击,去各地调研偷排情况。这次大家声势浩大的行动,直接推动了地下水污染的相关政策出台。

3.  法团主义的政策落地博弈。我对政策制定的影响,一直支持法团主义的流派,大意是说,政策是被少数几个有组织且能接近政府的机构来影响的。无疑,各种技术流派的公司、不同类型的服务模式都有望在接近政府的过程中得到官方支持和推广。具体的例子,就不说了。

4.  政府部门政绩的抓手。地下水污染问题爆发后,水利部和环保部都觉得应该有所作为,水利部主管水资源,环保部从污染抓起,看起来都没什么错。但是谁掌握了管理的主动权,谁就能掌握政治的话语权。因此,政策的出台也有可能成为部位利益的驱动。

5.  政策间的落地。因为环保政策通常是由中央出条条框框,地方上根据自己的情况设定一些操作模式。因此,结合到执行层面,政策的不同层级解读就成了实际运行的潜政策。

6.  产业自身能力的积累。产业的技术创新和管理能力的积累,都会促进产业有能力影响和调动更多的社会资源,投入到政策落地中。例如,今年来风投不投两家环保公司,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但是这样的好处就是调入了更多的社会资源进入了环保行业。

 

如此说来,简单的把环保产业定义成政策驱动的市场,就弱化了环保产业背后的种种力量。社会的真实需求和行业的真实积累往往渐次被政策表达出来。总之,政策这词是个焦点,就对了。 

Tags: 环保产业

寻找进化的动力[Find 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

寻找进化的动力[Find 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动力

最近一个朋友说:“看了一阵子你的博客,发现你的想法真多啊。我也想经营一个博客,每天写点东西,但是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我被朋友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精神小小的感动了一下,更主要的是被自己坚持写东西的精神窃喜了一下。我告诉他,其实,真实的奥秘不是我有很多的想法,而是我有一个博客需要经营,所以我必须找到足够多的想法。

于是,问题回到了著名的“钉子和锤子”的故事。在故事里面,钉子隐喻了问题,锤子隐喻了方法。在关于我博客的想法对话中,钉子隐喻了想法,锤子隐喻了博客需要经营。所以,我们究竟是先有一个问题,再来找答案呢?还是现有了一个方法,再找个问题去练练手艺?想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是,以我吃了不算多的盐的经验来看,有了钉子再去找锤子似乎更符合绝大部分情况下的习惯,因为我们更多时候习惯于被问题推着走。而为凭空研发一把锤子,似乎还不完全符合全人类解决温饱问题的现状吧。

很快,我在另一篇讲话中再次嗅到了类似的问题。12年12月30日,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先生在科学与人文论坛讲话时,说出了他对当前世界科技趋势的判断,白院长说,科技革命有两种驱动:一种是社会需求驱动,一种是知识与技术体系内在的驱动。到现在为止发生了五次科技革命,其中两次是科学革命,三次是技术革命。

好吧,看起来很干燥的两句话。不过却切实的再一次说明了“钉子和锤子”问题。社会的需求,显然是一个钉子,需要我们及时的找到一把锤子;而科技体系的内在动力,则是一把锤子,随时可以作用在钉子上。然而,为什么不符合人性的先研发锤子再找到钉子的模式,我们在科学界却可以独立成为两种力量之一的力量?

这确实是一个好问题,因为我们已经在用锤子找钉子的思路进行工作了。如果政治经济学家马克思来解释这个问题的话,我猜想答案是这样的:“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剩余劳动力可以去做知识工作,对过去的知识进行总结,发现其中的规律。所以,今天我们可以有很多知识随着积累的深入,推动一些创新的科技进步。”嗯,有道理,如果换做哲学家波普尔来解释的话,答案可能是这样的:“科学的方法应该是推论——试错——验证——总结——再推论的循环过程,我们不断的总结知识并去试错,无疑加速了社会经验的积累。”听起来也很有道理,那么作家舍基的答案可能是更现代话的,舍基说:“科学由于大连工作者的参与,通过期刊、网络的传播,加速了分享,最终推动了各类知识解构的完善,并最终服务人类社会。”好吧,各位实在是让我收获很多。

不过总得看来,也许问题的解决,持续的来自两方面的力量,一种是简单的就事论事模式,另一种是你做了把锤子,钉子来投奔的模式。也许,我们可以发明带磁性的锤子,这样,铁钉子就被自动吸引来了。

于是,锤子和钉子再也不分家。

Tags: 动力

不简单的资源回收[Recycling is Not Simple]

不简单的资源回收[Recycling is Not Simple],资源,回收

垃圾指不需要或无用的固体、流体物质等。那么“无用”就成了判断是否为垃圾的前提。如果把这个判断主体多样化一下,一个有趣的现象发生了,经济富余区域扔掉的笨重电视,就成了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必需品。所以,不同的判断主体,是一个东西是否为垃圾的主观判断。也是中国城乡二元化时代的阶段特色。所以,判断主体不同,能不能回收的定义就不同。

刚才解释了判断主体不同带来的价值判断不同。再来假设另一个情况,一个电路板中富含金和铜,你明知道含量还不小,但是却无法提取出来给老婆打个戒指。所以,你不得不扔掉。这种情况下的垃圾就是你明知有用,却无力回收,同时量太小的时候还不值得回收。这就是技术和规模效应在垃圾回收中的问题。

说了垃圾判断主体和垃圾回收能力之外。再来看另一种情况:我爸一度是个垃圾分类实践者,把垃圾做初级的分类工作,结果一放到我家门口,就被清运工人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收到了一个垃圾车里。终端做的分类,到了回收环节就变得再次合体。想必,末端也不会高级到哪里去。可见,垃圾回收一定是个系统级的问题。绝不是一两个人的觉悟,一两个宣传片的引导就能办大事。

谈了垃圾回收体系的问题,就不能不看另一种回收体系。我家楼下收废品的中年汉子。早就有人说此汉子年收入不菲,是闷声发大财的小区典型。但是他回收的仅仅是废纸、废书、啤酒瓶子之流,稍微复杂的就不要了。而他回收了的东西,有一个更大的产业链在等待,也足够支持他自己的生活开支,能从整个链条中独立养活自己。可见,另外一种回收体系是自成系统,自负盈亏的状态,独立于市政清运体系的盈利事业。很多在垃圾堆里找瓶子、废纸的拾荒大军,也应该是这个体系里的从业人员。

说了一个能盈利的回收系统,再说一个小众的回收。我的一个朋友是业余品酒爱好者,他说他们的瓶子没有回收价值,但是很多爱好者都收藏瓶子。所以,也算是另一个角度的流通。类似的就是可乐罐子等。不过这个市场的价值多在于收藏品。

可见,一个简单的垃圾回收问题,在各种回收技术、回收价值、回收成本、社会水平、清运体系面前变得复杂起来。怪不得有人说垃圾的问题,还要再等10年才能有分类的基础。

Tags: 资源, 回收

如何了解一个产业?[How to Know a Industry]

如何了解一个产业?[How to Know a Industry],产业


1.什么是行业?什么是产业?两者有什么区别?

答:按照定义来说,产业应该是按照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要求集成起来的行业群体。通俗的说法就是,行业是社会分工后细化的一类工作,能以此为生,但可能行业规模和运作方式不能大批量的延伸。产业则是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可以大规模的开拓市场拓展商业机会。

之所以讨论一下产业和行业的区别,是因为在当前市场经济的大潮下,行业的逻辑已经逐步在用产业的方式推进。所以,有了这个大前提,就能把很多商业的问题讨论清楚。后面对行业的讨论,都是在产业的模式下讨论。对于那种米上雕子、火车站带路的买卖,只能是个小众的行业。研究起来价值有限。

2.一个产业应该有什么样的参数?从哪些角度去了解?

答:我们在学习化学的时候,常常会研究他的一些通用性能。比如金属,我们会研究他的导热性、燃点、导电性、颜色……所以,涉及到一个产业,也会有类似的一些参数,依照我个人的理解。可以从下面的几个角度去了解,这几个角度中也对应了一个产业应有的参数。

按照麦肯锡的战略研究来看,一个行业比较常见的分析方法是PEST 分析、波特的五力模型、SWOT分析法、竞争者分析等等。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个人不是很推崇。我觉得从菲利普·科特勒在其畅销书《营销管理:分析、规划与控制》提出的4Ps为核心的营销组合方法把我们对一个产业的理解尽收眼底,也把前面的几个战略分析能够尽收眼底。即:产品(Product)、价格 (Price)、渠道 (Place)、促销(Promotion)。下面我来细细拆分。

首先说产品。说到产品,要倒退一步说说研发,当前中国的研发还是集中在高校和部分有实力的企业中,相比美国的企业主导研发而言,中国的研发还是处于一种和市场脱节的状态下,应用性不够好,多数为了那国家课题而制作很多不必要的创新。而好的应用性研发很稀缺,以我听说中科院的一个分所最近出售的石墨烯生产技术为例,最终成交额以亿为单位,这样招人待见、高金额的例子几乎是凤毛麟角。可见,招市场青睐的技术不是那么容易被高校制造出来。

说完研发,就是产品在理论研究后如何被工业化生产出来,一个生产过程就会涉及到工业技术路线的问题。比如环保行业的除尘,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可以有电除尘、也可以由布袋除尘。选哪个,为什么选,就成了一个企业的产品特色。选定了工业技术路线就会有工程实现方式,把前面的原理和技术路线变成工程可操作的现实。而最要命的是,有的产品永远是非标准化的,耐克鞋没法像可口可乐一次就一个模子,的按照鞋码来;而一些道路桥梁的建设则是全国各地都没个重样的,这些都会影响到产品的特性。

因此,一个产品的研究就涉及到了产品的基础生产原理、工业技术路线、工程实现方式、标准化程度以及上游供应商,以上种种形成了一个产品的特性,也决定了后面的定价、营销。顺便说下,很多时候服务也是无形的产品,懒得打字就不细说了。

其次说价格。一个产品的特性其实就融合了很多价格的基础。一般来说,咱们做一个产业不能亏本吧。以我熟悉的水务领域,是典型的国家规定“保本微利”行业。也就是说你不能多挣钱 。而北京的公交以四毛钱的绝对低廉,成就了一个公益性行业的美誉。除了产业特性和政策的影响外,供求关系也是绝对的影响,最近火热的艺术品投资市场,张大千等名家的画以足够的不可再生稀缺性获得了定价话语权。而在竞争性领域,华为这样的企业会把某个优势产品的价格拉到低利润,借此打垮竞争对手。总之,价格凝结了商业的很多内涵,也反映了很多产业的特性。

因此,一个产品价格的定制涉及到了供求关系、产业特性、成本基础、政策影响、企业策略

第三说渠道。渠道是客户买单和了解产品的基础。商业上有句话说,用渠道挣钱是一毛一毛的挣钱;用劳动力挣钱是一分一分的挣钱;用资本挣钱是一块一块的挣钱。写到这里,发现我们还在用一分一分挣钱,实在是让人倍感凄凉。不过还是要振作精神把字码完,别浪费了前面的一群汉子(汉字)。

建设渠道有很多方式,像沃尔玛这样的渠道,像苹果体验店这样的渠道,也有进批发市场的渠道,还有像第一财经日报的产品,天然就是渠道。我听过一个故事,说某服装品牌全国建立了500家店,但是不怎么赢利,就把这个渠道网络卖掉了,就弄来了N个亿。可见没有渠道就没有产业的规模,也可见渠道天然就能带来价值。

因此渠道的参数应该包括渠道质量、渠道体量、渠道管控、渠道维护成本等等

最后说说促销。到目前为止看到的促销内容,大家都多是理解为逛超市的时候搞个免费品尝、免费试用、半价促销、买二赠一……但是促销的精髓不在这种让利刺激上,而在刺激消费冲动上。注意,少了让利两个字内涵就大多了。如此说来,品牌影响力、回扣、迎合政绩等都是良好的促销方式。具体的,如果您有兴趣,我们可以细细用案例再交流。

因此,促销的参数应该包含品牌形象、公关手法、价格联动、卖点买点等等

好吧,以我的理解,各行各业都是从上面的四个角度去切入和理解。成为我们了解一个产业的思考模型和参数库。

3.那么,我们该如何切入一个行业去了解他呢?

答:第一位的是人。一个社会是人构成的,产业只是以经济和服务特性类似为纽带的一类人。以擒贼先擒王的思路看,就涉及到了政策制定者、技术专家、营销大师、生产能手、大客户等。不同的行业这些人散落的点不同。以GIS行业为例,政策制定者多在国土资源部、测绘地理信息局、交通部等;技术专家多在ESRI大外企、设计院、高等院校等地;营销大师和生产能手多在设计院和优质企业;大客户多是要找那些对产品购买有决策权的人。至于去哪里找到并熟悉这些人,我想展会、沙龙、产品发布会、他们上班的单位、资讯产品、论文、行研都是很好的渠道。

说完了人,其次才是事儿。也就是前面说的4Ps里面的各个环节,拆开了,揉碎了,挖深了的了解。对比不同的技术、渠道、客户等每个环节。用不了多久就能变成一个行业专家。

最后,我用一个小故事结尾吧。当年福特造汽车,还不是流水线生产,这个灵感来自于老福特参观了屠宰牛的工厂,发现一步一个工作,让效率最大化了,于是汽车工业就带来了流水线的生产。可见,对一个行业的研究和了解是一个开发的过程,跨行业的创新常常能给一个行业一次洗牌的机会。

就像马云和他的淘宝,让多少小城市的服装城欲哭无泪。

Tags: 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