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生产力的提升是个永恒的话题……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2012年06月的文章

说话即思考[Saying is Thinking]

说话即思考[Saying is Thinking],说话,思考

前些天在微博上发了一个“说话即思考”的微博,结果还引来很多讨论,可见大家对这个事儿还有很多共鸣,其实对这个事情的整体我是持褒义的。尤其是对于那种不啰嗦,着力总结和表达清晰的说话,还极度推崇和羡慕。今年来对虚拟力量的理解,还是有了深切的感受,其实好的表达,清晰的表达,有针对性的表达,都能对事情或者听众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这个从小就知道的常识,再次拿出来体会也还是有二次挖掘的价值。

“说话即思考”也随之而带来一些问题:比如为何不能说话前就思考清楚呢?

这大抵是源于人是社会性动物吧,在孤立个体的时候,迸发不出新的思想火花;也或者是人是情绪化动物,在没有从冷状态讲到热状态的时候,很难产生新的想法;也或许人是感官动物,在没有声色并茂的时候,难以触发更多的灵感;还或许人的思维速度和语言速度节拍比较一致,说的时候更能实现同步。总之,感觉大部分人就是需要在说的时候,才能表达的爽,表达的清。而且较难再此之前就准备的十分充分。

还有一个问题:比如为啥说话就能思考呢?

我觉得这主要是由于文字的产生,文字把社会给格式化了,原来看到山水就是那东西,现在不是了,除了山水本体之外,还有山水的汉字和发音。经过提炼后的本体,本身就是思维的产物,所以,使用思维产物的时候,就很容易二次生产,有了新的想法。

接着再来挖掘一下:比如说话即思考有什么价值呢?

我觉得很大一个价值是说的多,就想的多了,这是一个培养思维和思考量的工具。当然也有它负面的风险,这就需要老师加以指导,不然练功练歪了就不好玩了。此外,多说也验证了日本经营之父大前研一的观点:一个人吃饭是耻辱的,要和人聊着天一起吃。看来,大前先生也是认为通过说话交流而后能多获得知识,产生灵感的。

最后一个问题:要是不爱说,说不好怎么办?

不爱说其实是个性格问题,也是个习惯问题。按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是小时候这方面没得到正激励。所以,后天就得弥补一下。柳传志说:杨元庆以前内向、固执,在大场合说话很紧张,我都替他急。但他不停地做,现在挥洒自如,因为他认为这是需要,就把它变兴趣,苦练出来了。所以,好像弗洛伊德说的也不对,人的精神和动机也还能改变童年的一些烙印的。

以上就是说话即思考的思考。

Tags: 说话, 思考

当个配角也挺好[A Supporting Role is Good]

当个配角也挺好[A Supporting Role is Good],角色

整个中国社会,好像对如何做好配角这样的教育和培训严重不足。对于如何做好助手和打杂人员的教育反倒是十分在行。因此,我每每看中国群体的运动项目屡战屡败的时候,就觉得大家在一起合作,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对于如何做好一个配角,长期以来缺乏经验,一个球队如此,一个商业团队如何,一群乌合之众如此。

从大国管理的思想史来看,为了维持国家之大,我们很善于为了一个崇高的利益和文化,牺牲个体的追求。所以,能有百花齐放的今天,已然很不容易了。不过,我们还是缺乏团队第一核心和第二核心的密切配合。问题在于双方面。

对于第一核心来说,总担心第二核心的江湖地位过高,从而采用参与和打压策略,四处释放自己的影响力。也缺乏对第二核心深层次的尊重,同时充满了带头大哥的心态,总觉得自己是指路人的感觉。当然,也有不是类似的情况,不过深层次想法也会多少有一些这样的问题。

而对于第二核心来说,可能总在努力的过程中,感到空间有限,胳膊腿儿施展不开。和第一核心的定位重叠交叉严重,发挥不出来。时间久了,就疲惫了,1+1干不出大于2的活儿,或者即使干出来了,心情不愉悦也不是个长久办法。所以,另起炉灶了。

其实,很多人是没有当第一核心的追求的。不过实在无法扮演好第二核心,上面分析了两者的矛盾所在。第一核心应该做好的工作是不断突破组织的天花板和短板,第二核心要在认可第一核心方向的前提下,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和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同时,两者之间要有默契和信任,这个部分考的是双方的配合,更考第一核心的姿态和小事情的处理方法,也就是诗外功夫。营造一个不一样的氛围和环境。

一旦有这样的默契,至少在追求阶段性目标的时候,充满乐趣,各种角色自得其乐。

Tags: 角色

偶然教育的危害[The Danger of Education By Chance]

偶然教育的危害[The Danger of Education By Chance],教育

晚晴末年的状元张骞为实现报国之志,下海经商。秉承实业报国的理想,坚韧不拔的发展实业,并反哺南通当地,使得南通成为了一座现代化的小镇。后期的张骞,更加关注教育,发展学校,教书育人,和厦门的陈嘉庚、北碚的吴作孚开启了当地民智。直到今天,南通、厦门和北碚都依然是很多人才输送的摇篮。来自这三个城市的人材,影响着我们今天的政治、经济格局。

可见,教育是一件多么伟大之事,都说百年树人,真是育人不易啊!

到了今天,很多培训机构的老师顺带肩负起了育人的责任,尤其是在价值观和奋斗模式的构建上,也算是影响了一代人。也有很多没有话语权的热心人士,在各种场合,面对各种可以被教育的对象进行知识普及和传播。不过,我却觉得偶然教育不见得能有多大进步的意义。

教育和教学有个很大的区别,教育是授人以渔,教学是授人以鱼。当然,很多时候,必须要钓过鱼,才能学会渔。但总的来说,想要学会钓鱼,是一个系统工程,过程不见得一帆风顺,更可能有所曲折。好像抠彩票中奖一样,开始扣出一点点看不到全貌,直到慢慢的全部扣开,才发现真正的结果是什么。偶然教育的危害,就好像是抠了一下彩票,看到了一个“奖”字,也不知道是中奖还是无奖就盲目的以为得到了。

所以,如果偶然被人生导师们教育了一下,实在不见得是件安全可靠的事情。而作为热情的各种导师,也千万不要到处爱心泛滥,在各种场合布道。如果担心价值得不到体现,就多讲一些见闻和故事比较安全稳妥一些。

百年树人,说的一点都不过分,教育是需要在一个想当漫长的时间中,慢慢的改变,影响,实践,成长的过程。绝不是偶然一次就能产生质变。

Tags: 教育

你认可,我认可[Be Recognized]

你认可,我认可[Be Recognized],认可

去年的时候,因为公司要申请某个经费或者课题啥的,需要我写段带有包装性质的管理团队简介。开始还不善于这样的表达方式,就去网上找。发现了一些“冠名”特点,比如:某知名世界五百强企业,比如推动某重要板块业务取得杰出成绩,比如师从某业界巨头,比如在某某方向具有丰富的理论和实战经验,比如获得某机构颁发的十大啥啥人之类的。

说到底,就是要显得来头不小。经过了这样的训练和学习,我大胆地猜测,也许原来很多看似来头不小的人,不少也许来头平平而已。

只是这种不必与人接话的方式和四处借力的表达,让你顿觉他们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但也正是由于我们经历了这样的训练和学习,具备了在阅读这种写作手法下去还原真相的能力和寻找真相的思维习惯。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大家都不了解、不认可的情况下,如何获得认可和了解。实在是个技术活儿,所以,技术活儿终究要有技术的手段来解决。这样的表达应该只是其中之一吧。

因此,现实中,就还会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像熟人介绍了,像豪车登场,像大片一样的布局……

说到底,这应该都是公关中形象和定位的活儿。针对不同的对象,释放有限的信息,让你产生形象上的错觉。所以,才有了一些偶像派明星吸毒,实力派唱将假唱后的群情激奋。所以,形象背后的东西,有的还有个真相。尼采因而感慨: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当然,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例外,只不过需要自己去探究真相。

就像方韩大战,两个我完全没见过的人,通过舆论的阵地,吵得不亦乐乎,盲目的支持谁,受伤的都是你。认可一件事,一个人,得往深挖,知根了才真知了理,路遥了,才能知马力。

Tags: 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