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生产力的提升是个永恒的话题……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2011年08月的文章

做能触手可及的事情[To Do Easy Things]

做能触手可及的事情[To Do Easy Things],能力,事件

最近老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新朋友认识,大家一起打打球,吃吃饭,聊聊天,时间一转身就过去了,倒也快乐。后来谈及读书,新朋友说最近他看网上疯狂推荐《道德情操论》,所以也找了本读读,结果发现自己其实根本读不进去,看来是境界不够。

关于“境界不够所以读不进这样的好书去”的说法,我是极度不赞同的,我赞同境界不够的说法,不赞同把这本书归入好书的行列。因为对于人的成长来说,不同阶段需要的养分是不同的。所谓的好书,可能对张三是,对李四则不是。你能说《红楼梦》是一本适合幼儿的好书么?你能说《儿童画报》是适合长者的好书么?

所以,书好不好,不在书本身,而在于书是不是适合你的当前生产力水平。千万不能为了读社会媒体炒作的好书而硬着头皮去读。

我有一个同学,他高二的时候疯狂的阅读了《红楼梦》,结果被其中的悲凉情节所带动不能自拔。结果整个人生观变得消沉而厌世。直到上了大学3年才从这样的情节中逐步走出来。通过这个故事,你难道能否定《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么?不过你也很难忽视这部书对我同学带来的巨大影响。

所以,要读书,还是读一些你能触手可及的好书吧。也许你会问,从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好书呢?我又该如何能了解到自己适合读什么样的书呢?其实,这里有个简单的标准:凡是你觉得读了让你积极、进步、易于理解的好文章都应该是好的内容。之后,再根据这些文字慢慢延伸就好了。

总之,别为了迷信媒体、迷信传统、迷信专家、迷信世俗、迷信名著而读自己不适合而且不喜欢的作品,要读触手可及的好东东。

Tags: 能力, 事件

最后半厘米[Last Half Centimeter]

最后半厘米[Last Half Centimeter],学习,务实

最近做了几个培训,发现听众中有三类人:第一类是又聪明又务实的,所以总能举一反三,快速理解你表达的含义;第二类很聪明,但是务实的程度不够,所以,理解到一半就会大呼明白,其实还差最关键的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第三类的反应速度相应的没有那么快,所以,会不断的反思和挖掘,只不过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感悟事情的真相。好在,只要坚持,总能到达。

从上面的三类人看来,第一类和第三类都能达到真相,获得真知。最可怕的是第二类,他们总是还差半厘米就靠近真相了。可是,是什么力量限制了他们的思维向深处更近一步呢?

是虚荣么?不好意思说自己不知道,或者怕自己不知道会被别人小看、鄙夷之类的云云。

是自负么?错误的估值和评价,让自己总是处在良好的感觉中。所以,总是觉得自己能快速的抓住事情的本质,理解其中的含义。不管什么因素,错误的评估和感受都会带来很不好影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怀才不遇的感觉。

怀才不遇,成语词典是这么解释的:胸怀才学但生不逢时,难以施展;不被赏识任用。分析这个解释,发现这还不够严谨,缺少评价胸怀才学的主体。这个评价者是自己?是社会?是历史?Who Knows?总之,总有人会产生这样的感受,心情沮丧,郁郁寡欢。如果能再来一次,还会在最后的半厘米上纠结驻足么?

的确,一个人智识上的诚实,是他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

Tags: 学习, 务实

(转)还有中间状态[Have Middle State]

(转)还有中间状态[Have Middle State],中间状态

我曾经做过一个“如何学习2.0”的总结,观点是先建立框架,然后再训练填充,建立框架时还要有阶段性锤子,分阶段性的完成。我将要进一步修正这套系统。框架不应该一次就搭完,因为框架与实际应用毫无关系,所以一开始就埋头就学,毫不产生效益,虽然进入状态后可以很快的训练填充,但是这世间的难事,更多的是庞大的,牵涉多人的,也就不会留给你专门习得框架的时间。

举个例子,两款著名的游戏三国志与暗黑破坏神,你不需要把暴雪那套复杂的攻击防御函数学会,也不需要把三国志的各种武将的五种能力分别会产生什么作用学会,你若走这条路,学两三天可以学得,但学得了,也未必玩得好,尤其是暗黑破坏神,系统本身就有许多随机序列;等你学会了,你会发觉,为了达到最佳状态,你学会的知识成了条条框框限制了你,你会发觉自己不灵活,畏首畏尾;最糟糕的是,你学会了,要么就产生了自以为打败了敌人的错误胜利感,要么就是其他心理原因,导致你的兴趣大降:于是,原本可以享受的乐趣,你没法享受,当你学完了,基本上你也快要离开这个游戏的时候。——完全没有必要这样。要换一种方式——问题趋动模式。这时你建立的框架应该是解决你当前问题的小框架,毫无疑问,在游戏中,你的第一个框架,应该是使你能生存下去的框架。比如说,在暗黑破坏神II中,我认为只要学会一招,就基本上可以无畏的踏上征程,那就是在预感到危险时,开个传送门。正因为暴雪的游戏设计得太好了,所以这招基本上不用学就会,所以马上开始游戏,以后遇到什么问题,自己发挥主观能力性后,然后适当看看“教材”。

当你有一把锤子时,你看什么都是钉子。可能你需要一个打桩机才能钉入一个木桩,但你只有一个锤子,该怎么办?我想你可能会取一些木棍,然后用锤子打下去,然后在用锤子击打棍子的左右两侧,松动周围的泥土,不断地重复,最后挖了个大深坑,然后把大木桩放下去,盖上土,然后用锤子把泥土打实,就完成了。中国古代有个寓言叫“齐人好猎”,说的是一个猎人久不得兽,乃因为狗恶,狗恶是因为没钱买好狗,于是这个齐人决定开始种田,后面有了钱,再用钱买了良狗,于是有了良狗,再打猎就有打得到了。虽然我不太赞同齐人用这种迂回的方式来处理问题,但是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齐人之所这么迂回,实在是因为他没有一点安身立命的东西,他还没有那个锤子。

如果你有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有两层含义:

1.当你有一个安身立命的生存性的工具以后,你可以创造性的解决一系列、乃至艰难的事;

2.你要有一个锤子。

两层含义的结论就是:你要且只要一个锤子,你不要因为一个大木桩通常要用打桩机打下去,而谋划着如何去获取打桩机,这样效率太慢了,你在未获取打桩机而同时没有锤子前,根本没法打下木桩,有时,这个打桩机要花费数以年计的时候来获得,这实在是个巨大的代价,事实上完全没有必要,有没有打桩机之间还有个中间状态:就是有个锤子。

所以,当你在玩游戏时,只要知道了一招能够显著的提高你的生存机会的方式,你就频繁地使用这招,并且从这招出发,发展出更加复杂与灵活的策略。比如说,几年前我偶然发现,许多ARGP(类似于暗黑)的Boss都很难预测玩家走曲线路径,当你走直线时,boss会根据这条直线,预测他要出击时你的位置,以便能把你打中,但是如果你走曲线的话,那么Boss仍然这么处理的话,只能预测曲线的切线路径,于是他就打不到你。知道这点以后,稍稍地增加了胜率,然后再练熟来,胜率就大大的提高了。于是,在打暗黑以及多种ARGP游戏时,我一般都不会畏惧Boss。同样的,在玩任何游戏时,都要力求找到一种能够安生立命的方法,然后以这个方法为中心,发展出更大的系统。古人云“一招鲜,吃遍天”,也有这么个意思,你只需要一招就行了,并且这招不需要像打桩机一样力度那么大,可能只需要稍微小的力度,但要保证有力度,这样你的主观能力性会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应付各种各样的状态了。

说到这儿,该如何学习就清楚了,你的第一次学习,应该要能够学会应用,这个应用应该能够用较为笨拙的方式解决一个有意义的问题,以后,凡是遇到不是这个问题的另一个问题,你就想想能不能转化到这个问题上来。并且,你不需要对它有太多的了解,而应该把重心放在如何使用这一框架上。所有的解释,所有的why and what都是服务于使用的,在这之外的why and what不需要去了解,而之内的过于难的why记住就行了。你不需要去了解锤子是钢还是铁做的,击打什么会变形,完全没有必要。等它变形了,你已经击打了1000个木桩,这时,你会发觉你有能力买打桩机了。

所以,如何学习,应该改一改:

锤子-训练-大锤子-训练

当然,当到达某个程度时,你就可以考虑大局框架的构建了,但是,切误心急。关于太早建立框架的坏处,前文已述。

Tags: 中间状态

其实批评的不是我[Not Criticize You]

其实批评的不是我[Not Criticize You],批评

我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被批评,所以,时间久了对于批评就有了心得和体会。大体遭到的批评有下面的几类:

第一类,关爱型的批评。常常是家长或者别的什么关心你成长的人发出的声音。常常会批评的不留情面,而且会重复批评,希望你能改正。开始的时候,我们会本能的反抗,后来就慢慢好起来了,我想,因为我们的角色是不一样的,要忘掉自己的个体身份,记得自己是别人的某个亲属或者别的什么角色。对于别人来说,这样表达的是一份爱意。

第二类,指责型的批评。常常是面对有极端心态的人,他们会发出此类的批评。正是由于他们坚信自己的批评是有道理的,所以说话的方式和态度都很振振有词,表达出来的就是指责型批评。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会觉得凭什么这么误解我之类的想法。后来也就淡定了,如果批评者不是坚信自己有道理,也就不会批评你了。子非鱼安知鱼不乐,接着别人的批评,多反思下也是件好事。

第三类,发泄型的批评。常常是面对脾气大的位高者。他们中的一部分,面对压力的时候,常常控制不住情绪,一下喷薄而出,也许你是不幸的受伤者。不过也要原谅位高者,他们在那样的位置上,压力还是不小的。

第四类,无聊型的批评。这类批评多无聊者的专利,因为没事做,所以常对时事或者什么事情抱怨一下子。也可以淡然。

四类批评,其实针对的都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全都代表了自己的立场、心情、感情、状态。所以,理解形形色色的人,理解他们的感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自己就有一个淡定的判断了,也不要太为批评所累,也不可过度的不在乎批评者的感受。

Tags: 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