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生产力的提升是个永恒的话题……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2011年05月的文章

启用新标识[New Logo]

这两天对博客做了很多优化,其中明显的改变,就是把旧的Logo:启用新标识[New Logo],新标志变成了新的Logo:

其实也没什么含义,就是美化了一下子,而且,博客到现在三年了,也应有点让人家看起来主人还勤快的苗头。虽然,我的内容很杂,不过也有些不变的成分,就是:积极的探索世间百态、努力的分析事物真相、不时的汇总某个类别。也大抵如此了。

所以,和别的博客不同的是,我没有集中在一个专业的领域,培养一批独立的用户。三年的博客发展到这个流量,其实是很低水平的。不过好在,在此之外,我还有很多心灵的收获。

首先,通过这个事情,我发现我还是一个能坚持的人;其次,我了解了该怎么讲自己懂得事情给别人听;最后,这也是个很好的机会让很多朋友和我细细探讨更多问题的平台。总之,我收益良多,也感到很知足。希望能继续这样搞下去,管他什么前途命运,毁誉之类。

其实这次除了更换博客名称的Logo之外,我还做了很多SEO的优化工作,让以前发散的关键词都统一了归口。以前写的太差,还不敢挂名字,现在也写得不好,不过丑媳妇总要见爹娘。就任他去吧。

因为东西越来越多,所以适当的分类和管理就变得很重要。这几年我在计算机提升效率方面还是做了很多思考,部分内容汇总成:你要的难道不是效率?这样的专贴。可惜要补充的部分还有很多,待我有精力了慢慢来。还有两个专题,分别是读书有关的逍闲文化有关的,他们的类似之处,都来自,如何通过我的博客,提供一个更广阔的视角给大家。因为好多思想和知识的精华,是来自更广阔的一个知识库的。

写了这么久,其实也经历了很多彷徨、烦躁、放弃、停顿的想法。不过,从数量上,还是完成了计划的设定。我知道很多人RSS订阅了我的博客,也知道很多朋友时不时的上来看看有没有更新,虽然都是不留言的。不过,大家的关注也就成了另一种监督,也是我持续的力量。

和大公司不一样,人家每隔3年就升级下Logo,造势也好,求关注也好,弄新闻也好,反正是社会的主力。我就不一样了,只是一时兴起,就换了Logo,没计划也没明确的目的。总之,事儿还是要做的,事儿也不是都有目标和计划的,不断前进就是事儿的使命。

Tags: 新标志

为什么变得更庸俗[Why Become More Vulgar]

为什么变得更庸俗[Why Become More Vulgar],庸俗

北岛在《回答》一诗中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这对于所有的理想主义者来说,都是残酷而现实的描述。因此,也才有人惊呼:为什么当年我庸俗的时候获得的东西比高尚起来要多要好?难道,高尚的血液先天就和利益格格不入?难道高尚的基因无法在物欲的世界求得一席之地?

对于这些大的命题,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寻找答案。连我正直的朋友都在现实面前反思自己的过去是不是太……你懂的。

然而,我的经验告诉我,现实就是有自己的规则和秩序,这是必须要遵守的。不同的是你用怎样的武艺来和外界较量。对于三脚猫的功夫,大部分人都轻易上手,也自得其乐,也许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庸俗的方法;对于上乘的武功,则在修炼中要付出更多的汗水和泪水,唯一求得的可能是内心的平衡和理想的追求。他们都没有错,错的是上乘武功的追求者在探索的道路上知难而退,重回原路。

我的一位导师告诉我: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做对得起时间、对得起外界、对得起自己的事情,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这让我对庸俗有了重新的理解,是的,庸俗是一门廉价的课程,不需付出太多就能小有收益,因此才有了众多的拥趸。

不过,俗到极致,大俗和大雅之间则是另一个境界的交融。

而脱离庸俗的发展模式,则需要更多的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修炼。如果耐住了这些寂寞,一样能通向坦途。其实,庸俗也好,不庸俗也好真的没什么对错。借用一个股市的例子:巴菲特价值投资长线持有没有错,索罗斯快进快出短期套利也没有错,他们都获得了两个方向的成功。

顿悟了:庸俗本没对错,错的是你,你究竟适应的是哪个流派?别左顾右盼了,找到自己就好了。

Tags: 庸俗

我也说磋商[Hold a Discussion]

 我也说磋商[Hold a Discussion],磋商

潘石屹《我用一生去寻找》里面记录了一个节关于磋商的专题,读后让最近不断反思合作和与人达成共识的我产生了很多联想。那么先从书中记录的最优美磋商开始说起:

《圣经》里的一个故事,说基督升天之后,弟子们坐在一起,商量师傅死后怎么办?他们每一个人说了一句话,很简单,可是被后来的智者认为是最优美的磋商的例子。第一个人说:师傅死了,我们传教去。第二个人说:我们传教去,我们家人怎么办?第三个人说:我们将我们的家庭搬来住在一起,他们可以互相照顾。第四个人说:我们走后孩子怎么办?孩子的教育很重要。最后一个人说:可以留下一个担当我们孩子的老师。其他人赞同说:这个办法好,我们既要去向外人传道,也不要忘记了给自己的孩子传道。

他们所说的,看上去都是家常话,当时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来这是最优美的磋商。后来仔细看这语言就可以发现,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反对的语言。第一个人说师傅升天了,我们传教去吧。如果第二个人说不去了,我们睡觉去,这就没有办法磋商了。他们每一个人提出问题之后,派生出一个新的问题,然后再派生一个新的解决办法。没有一个吵架的。这几个弟子说了几句话,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这就是最优美的磋商例子。

上面是潘石屹的文字,记录了他对磋商的理解和解释。在我看来,这里面包含了好几个基本的逻辑:

一、大家有真实的合作认可度。这是一个很大的前提,也是很多人觉得好像这样做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的部分。因为,如同谈男女朋友,除了双方有意,还要有具体的方式来戳破这层窗户纸。

二、为目标提供建设性的意见。很多时候的合作看起来好像你一言我一语,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你一言我一语里面的建设性意见并不多。很多还是在偏离我们的目标。从这个角度看起来,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

三、提供建议的方法。很多时候,我们提供建议很直接,这样的坏处是伤害很多人的情感。在讨论事儿的时候能把人和事分开,是磋商艺术的大成。我听说过一个老院士,在专家会上这样说的:XX教授,我听了您说的方案很受启发,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疑问,想和您交流下。你就知道建议的方法其实很是学问的。

四、承诺轻率。有时候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番,最后却没有行动。所以,这样的结果还是从根本上对磋商不认可。如果没有共事的意愿,开始就学会说NO,是个很好的习惯。一旦承诺了,就行动,这样更容易获得信任,做成事情。

长期以来,我一直觉得磋商是凝聚力量的最好方式,这要求我们既能聆听自己,也更懂得沟通别人。不过,由于过惯了为我独尊的生活,磋商的能力和效果就大打折扣。这也需要在更漫长的岁月里磨练和提升。

Tags: 磋商

引导交流[Exchange Guide]

引导交流[Exchange Guide],交流

有时候交流这东西真的很奇特,明明不乐意和张三说的话却告诉了李四;明明平时很矜持,有时候却变得很话唠;明明想努力让别人明白却越说越糊涂。不一样的对话者,有着不一样的结果。也许迪斯尼说的很对:每一天上班都是一场表演!

不过,和你演对手戏的人,真的很重要!

我一直觉得好的对手或朋友能引导你的表达,如果把这一过程解释成物理现象,应该是磁场的现象。具有强大磁场的人,能将别人的心思吸引出来。如果把这个过程解释成一个地理现象,应该是好的交流者如同一个小水渠一样,由于地势低,所以能汇聚来自各方的溪流。这样如同磁场的力量和如水洼的姿态就是引导交流的最大能量。

所以,引导交流的能力是沟通中最重要的能力。因为如果没有正确的引导交流方式,你可能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远。因为没人和你唱一台对手戏。

有趣的是,很多人由于磁场力量不够大和姿态不够低而失去了这样的能力,他们也很自得的走在大街上,假如我充满善意的来为他们支招,招数也许是这样的:姿态是可以通过做作而体现的,而磁场的力量则是一个不可能通过做作来获得的能力,定来自你对沟通对象的理解和洞察力,这是一个漫长修炼的过程。

因此,这注定是一段艰辛的道路。引导别人说点真话,演好一场对手戏,其实真是个技术活儿。

Tags: 交流

(转)问的学问[The Knowledge of Ask]

(转)问的学问[The Knowledge of Ask],发问

当你听人说道或者遇到问题,你如果能对别人连续递进地提出问题,而且问题也有很好的深入透彻的能力,那么差不多已经接近超过答案的一半了。一个人能问与会问,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人们在感受问题上的敏感性、看待问题上的多面性、追踪问题上的逻辑性。

我们把那些大学者叫成大学问家的道理正在于这个地方,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不会问那么我们很可能就是集中了我们的主观与单向的思考,而且很可能会,贸然做出很多自以为是但别人不以为然的事情。因此为何产品设计之前要问消费者问题,公共政策制定之前要问公众问题,给别人帮助之前先要了解他们需要的帮助是什么,就是在我们的中医里面,望闻问切中问是四大元素之一呢。

当然问有很大的技巧与学问,如果我们稍微总结下那些优秀的记者、主持人、访问员、学问家,就会发现他们有一些很好的做法,比如开放式地提问、从简单处提问然后一步步深入、问具体的小问题再慢慢触及其他问题最后推导出大问题、从侧面而不是太直接与功利地提问、注意培养与我们对话者的良好情绪与互动性之后再深入发问、在访问中注重与提供信息让对方觉得得到了合理的信息交换。

其实小孩子就非常有追求真理的提问能力,如果我们开放式地回答一个孩子的追问,很多孩子能就着一个话题连续问出7-25个问题,而让大人招架不住。比如一个四岁孩子可能这样问爸爸:“爸爸你为啥那么晚回来?”“爸爸忙啊?”“爸爸忙啥呢?”“爸爸忙的小孩子不懂的。”“为啥爸爸忙的小孩子就不懂?”“因为爸爸忙的是大人的事情。”“爸爸忙的啥大人的事情我不懂?”“这……”。或者你会看到孩子询问的这种情况:“妈妈我从哪里来的?”“妈妈生的。”“妈妈为什么能生我?”“因为妈妈是女的。”“我也是女的我怎么不生?”“因为你还小。”“那刘姐姐大了为啥不生孩子?”“因为她没结婚。”“结婚了为啥就会生孩子?”“因为结婚了她就可以和她老公睡觉。”“睡觉为啥就能生孩子?”“这……”。

我们很多的家长在觉得自己回答不了孩子问题的时候就阻截孩子的提问,甚至告诉他们小孩子别乱问,在不知不觉中让孩子减弱甚至丧失了提问的能力。我们很多的老师也用同样的方式打击青少年挑战与提问的积极性,相反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与有限的知识来强令孩子接受。结果不是造就了孩子简单接受标准答案的低情商模式,就是塑造了孩子有问题不发问的沉默态度,两者共同降低了年轻人自我挖掘与互动提升的能力,让他们潜能长期埋没。

Tags: 发问

医院的未来模式[Hospital's Future BM]

医院的未来模式[Hospital's Future BM],医院,商业模式

去了几趟医院,发现医院渐渐在演变成一个化验室,如果算上医生、设备、场地。医院提供的核心服务无外乎下面四种:监测检测、经验诊断、精神外力、治疗服务。

所谓的监测检测就是拿着各种设备、仪器进行数据的分析,有点类似做实验;所谓的经验诊断就是医生看到数据进行数据分析;所谓精神外力就是医生依靠他作为第三方提供的神秘力量进行对病人的管理和诱导;所谓的治疗服务就是打个针、输个液、换个药、做个手术等。

前面两个部分(监测检测、经验诊断)可以理解为诊断阶段,后面两个部分(精神外力、治疗服务)可以理解为治疗阶段。

从我和医生打交道的经验来看,很多医生几乎沦为了开票机器。网上有个段子说,他们去看医生,医生说你稍等下,然后就打开了电脑开始百度病人的症状。可见,医生的水平和他们在经验诊断环节的价值。

所以,科学的医院可以成为这样的方式:通过国家机构建立公共病人案例库,把一些案例汇总起来,成为经验诊断部分的外脑。而通过这个外脑,合理分配下一步需要检测和监测的方向。而且通过案例库可以降低很多不必要的测试,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医生让你把所有的数据(骨科、血液等)都测了一遍,发现不是这方面的问题,最后老医生说是皮肤相关的。可见,独立的测试不能形成整体性。外脑的建立,至少给了有学习能力的患者一个研究的方向,降低医生不负责任的行为。

同时,将前面的两个部分和后面的两个部分分开,可以割裂一部分吃回扣、利益链的问题。而且输液打针这种小服务完全可以给社区门诊这样的机构,既能降低患者成本,又能提高社会效率。只有精神外力这部分,当社会越来越进步的时候,会弱化他的功能。唯独大级别的病症,或手术才需要高水平的专家或者住院这样的服务。

总之,医院是一个和健康息息相关的场所,目前的医生水平和职业操守,让大家极度失望,即便是一个案例库的建立,就能降低很多庸医的误诊水平,虽然也降低了他们的盈利空间,不过于民有利,何乐不为。本文写的很散很乱,因为是突发奇想,仅作一个旁观者的胡言乱语。

Tags: 医院, 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