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生产力的提升是个永恒的话题……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Tag:环保

环保行业离物联网还有多远(下)[How Far is The EP Industry From The IOT]

环保行业离物联网还有多远(下)[How Far is The EP Industry From The IOT],环保,物联网

三、环保物联网还有什么价值?

如此说来,环保物联网似乎显得苍白而无力。从基础数据的不靠谱,就好比盖上的大楼地基没打牢,会直接影响到后面的分析和判断。是否应该停下来,等我们把基础的数据获得的问题想清楚,做清楚?答案是否定的。

环保物联网依然有其自身的价值。

首先在于展示,一个完整的物联网系统,可以系统的反应这个领域内的生产逻辑和控制逻辑。对于逻辑的展示,无出其右。第二,个别指标的预警,如果无法对全局关联性和多指标比证分析做出足够的信任,那么相信某一个指标应该没有什么风险,而围绕这个指标的预警系统足以产生价值,后续再延伸和开发亦能带来完善的效果。第三,数据载体,很多环境基础设施还停留在手抄的时代,短期看无碍工作,长期看,影响整个行业的智力发展。第四,部分的控制反馈系统,可以提高产业自动化程度,成为和先进行业的接口。

可见,虽然有万般无奈,也有一些亮点让人欣慰。特别是,在推动中创造的过程价值,也能带来足够的好处。

不过,整个产业的经济实力薄弱,产业资本量不足,可能也是让我们不敢轻易吃螃蟹的原因。如果是这个因素,可以设计很多金融资本做融资租赁或者其他的投融资设计模式。在长期投资中获得回报。

另一角度,从政府来看,目前虽然监管了COD、氨氮等减排指标,然而总量核查的过程充满了动态和不确定性。究其原因在于过于关注结果指标,而忽视了过程控制,如果监管溶解氧量,污泥浓度等过程指标作为参考,自然会对污水厂的正确达标形成监管动力。

四、其他行业的物联网应用是什么状态?

说了很多困难,再看看其他行业是否也是如此的茫然,也许你觉得他们也会很屌丝。那么,你错了。

在工业控制领域,物联网绝不是新鲜的概念,各类液位、闸门、管道的控制器和记录器早就运行了十余年了。只是被重新包装了一个新的名词而已。可见,在物联网直接创造价值的行业,是不会错过任何新技术的。只不过环保行业的产品不足以产生二次销售的价值,支撑生产过程的优质化升级。

而其他行业也不尽然是高居物联网的大旗帜,更多的是在销售传感器,销售个设备。从我的接触来看,能直接采购物联网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依然是少数。而提供物联服务的企业,则更多的是以硬件为基础,以解决方案为利润附加值存在的。进可攻,退可守。

五、企业在这样的时代面前应该怎么办?

如此说来,环保企业进入物联网还需要耐心的等待一些日子。一些超前的企业应该毫无保留的多快好省的与先进名词接轨,实现前面说的几个基本服务。同时,有了基础平台后,再进一步做开发也能有更多的机会。

对于政府来说,当前的环保部业务系统也是模样各异,花样百出。同时也更加结合当地企业和政府的执法习惯及要求。若要一招拿下,似乎还为之甚远。

环境物联网,想说爱你,不容易!

Tags: 环保, 物联网

环保行业离物联网还有多远(上)[How Far is The EP Industry From The IOT]

环保行业离物联网还有多远(上)[How Far is The EP Industry From The IOT],环保,物联网

最近一段时间,花费了不少精力在环保和物联网上面,特别是思考环保如何和物联网走的更近,结合的更紧密,能否大规模应用。期间走访了很多专家学者、考察了很多企业和机构。让我对物联网的理解更加清晰,也深深的感知到一个产业的成型和发展,期间需要经历多少风和雨,正如马云说的,明天很美好,后天很美好,然而今天的现实却很残酷。我们能不能等到美好来临,或者在美好来临之前做好足够的准备?这一切就是环保物联网要面对的现实。

一、什么人在思考环保物联网

事物的发展往往有其连续性和关联性,就像开饭馆的容易挣钱后去开酒店;卖电动车的容易富足之后卖汽车;修电脑的比较喜欢向安防工程转型。细细体会这里面的逻辑,其实暗中包含了其中的必然性,你往往会根据你对事物的理解去判断新方向的可行性。

如此说来,最早开始思考环保物联网的不外乎几类人:第一类是做环境检测仪器的;第二类是搞系统开发的;第三类是做环境分析的;第四类则是从各个角度推动产业发展的。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转个弯儿就能看到环保物联网,也更容易对这个方向形成理解和支持。

每一类人接入环保物联网都有其独特的视角,像做仪器的会重视终端检测系统的开发;像做环境分析的会注重信息采集后的整理和加工;像推动产业发展的可能是企业家可能是政府的信息化主管部门。然而大家的合力共同形成了环保物联网发展的新动力。

不过,在这样的动力推动产业发展之前,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产业自身的成熟度,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谈的问题,基础产业自己准备好了么?

二、数据,还是数据

大数据是近年来新热起来的一个词汇,大约是讲社会被数字化了,而未来的社会管理和公共决策都是基于数据的决策。这么说,自然有其道理。我们暂时不讨论这样逻辑的对与错,仅说大数据时代的工作逻辑:

数据采集——数据分析——控制反馈——控制展示

按照上面的四步逻辑,数据采集成了最为基础的一个单元。用新大陆(000997)总裁王晶的话来说,数据采集是物联网飞机的发动机,可见产业界对数据基础的认可和认同。

然而,进入环保行业,数据天然具备了很多让人质疑的地方。其一,是分析方法的质疑,以COD为例,在滴定环节,手紧一下和松一下都会带来不一样的结果;其二,是数据真实性,由于目前环境数据和地方政府的职业命运关联度甚高,所以造假,参水也是个问题;其三,数据采集难度,有的数据深藏在下水管网中,读取的难度很高;其四,数据的采集成本,很多数据的分析测试过程就需要话费很高的成本。

上面的困难,为环境数据的采集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也呼唤着更多优质的测试仪器、方法、技术甚至是评估指标体系的出现。

请看下篇:http://blog.jorywang.com/show-458-1.html

Tags: 环保, 物联网

河北如何解决大气问题[How to Solve PM2.5 in Hebei]

2012年的雾霾将PM2.5(细颗粒物)由一个专业术语,推向了公众视野。几乎成为了空气质量的代名词。随之而来的地下水污染,偷排等社会环境问题的关注,也拉动了整个中华大地对环境的集体反思。作为环北京经济区,河北有其特殊的区位特点和环境特点。

但是就题主的问题来说,目前北京的大气污染控制一定在河北之上,主要的进展在于奥运期间的控制和联动。目前北京几乎已经没有大型的工业污染源,主要的污染来源成为下面几个方面:

1.工业扬尘。但是基本上都已经覆盖了塑料等相关的防尘事项,而且随着城市化大规模建设时代的终结,总体趋势走低。不足畏惧。
2.机动车流动污染源。之前的一个问题美国的汽车那么多,号称车轮上的国家,为什么空气质量比中国好许多?,说过我国目前的汽车尾气污染主要是油品污染,油品升级的呼声曾经拉动一轮油品升级概念股的上涨,但是到了今天,我们依然面对的是没有太多改善的油品。除了油之外,另一方面是机动车排放标准,从环保的角度看,就是淘汰黄标车。这点,北京环境交易所已经如火如荼的在开展,而且据他们的人说,很多车已经被置换掉了。可见,机动车尾气的污染,最大的风险来源于车保有量增加、外地车不达标进京、货运车夜晚偷上路,总之都是小体量,趋势也算良好。
3.生活点源。也就是类似厨房、餐馆。现在对大型餐厅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基本的厨房都有大型的油烟控制系统,BTW,油烟其实产生很多VOCs(挥发性有机污染物),对人体也极度不利。
4.冬季供暖。目前北京的冬季供暖,积极推进煤改电,参看新闻:北京今年“煤改电”补贴政策不变。

可见,大的方向上,能控制的措施北京都在积极推动,不过正如环境的破坏不是秒杀的,环境的修复就更是一个细致活儿,特别是人民生活上水平后,人均排污量远高于历史的任何一个时期。所以,北京不入榜,也是有其各方面基础的。下面再看河北:

河北是华北平原、海河流域的主战场,东临渤海,西靠太行区位条件还是不错的。虽然很多时候大家说河北是灯下黑,除了北京吸引河北的人才等因素外。由于政治上离北京太近,特容易做出点成绩就去北京汇报,及时的得到提升,因此缺乏一个相对稳定的领导团队为河北的发展做出长远战略规划。以邯郸为例:18年换了10任市长 邯郸又换市长。可见,灯下黑的原因不完全在于北京的剥夺,也在于自身的欲望。理论上,北京也会给河北很多政策上的扶持,这些也没有被充分调动起来。

河北如何解决大气问题[How to Solve PM2.5 in Hebei],大气,环保

接着再来看河北的产业结构,2012年河北的经济排名如下:
1唐山 6850亿 2石家庄4760亿 3邯郸3030亿 4沧州3013亿  5保定2997亿 6廊坊2011亿 7秦皇岛1893亿 8邢台1723亿  9衡水1670亿 10承德1356亿 11张家口1278亿

从经济发展的历程来看,早期的河北还是遍布了很多重工业,以张家口为例,当年是傅作义的35军的老巢。建国后,一五、二五期间布局了一些当时先进的工业,【张家口老工业基地城市巡礼三】我市机械工业“一五”“二五”时期国家重点投资建设情况。但是,由于毛主席在1964年对外部形势的判断,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由于未能建成乌拉尔以东地区的工业基地,致使战争初期惨遭巨大破坏和严重损失的历史教训,认为,必须建立的战略后方基地。中国的大西南和大西北,深居祖国内地,地势险峻,矿产资源与能源资源丰富,是较为理想的后方基地(史称“三线”)。致使河北一些工业向内地转移,河北失去了第一次产业发展的机会。之后的改革开放,以南方作为尝试点,到改革开放20年才初露端倪,张家口作为历史著名的通商口岸,有条街,据说到了上个世纪末才开始允许外国人进入。可见在第二次经济发展期,河北的经济是一种半封闭状态。

到了近年来,河北吸纳了很多类似首钢、化工的重污染工业,组建河北钢铁集团、冀中能源,省内政策为“三年大变样,三年上水平”。希望能迎头赶上,但从效果来看,GDP增加明显,但是环境问题越发突出。特别是人才问题上,河北一直没有一个区位能吸引优质人才,逐步推动产业的高水平,高附加值升级。没能把经济的后发优势充分利用好。目前全省一二三产业比例为12∶52.7∶35.3。可见,工业比重依然很高,带来的环境压力依然很重。

最近有消息称,京津冀三地区域联动治理雾霾调查:治霾,如何打好组合拳,在这个消息背后,据说有连续5年大量配套资金的投入。石家庄明年起市区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另一说,这方案也在讨论中,但是,动作肯定是要有了。总理强哥,也去邯郸专门视察大气环保工作,不可谓不重视。

但是,河北真正经济上水平,快速发展,还是要政府走出去,做好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提高本地服务水平,在逃离北上广的热潮下,为回流人才提供沃土。要实现从深层次的经济转型,还是要从人才抓起。

最后,再回到题主的问题,河北的空气污染和钢铁、化工、采矿等高大气污染行业密集发达有密切关系。因此,河北才会面临TOP10包揽7位的尴尬。不过正是这样的社会关注给了河北产业转型的机会,具体的转发,除了上面说的一些防治污染增加的措施外,还有河北自身的眼光、策略、人才等众多方面的建设问题。

如果说,大气污染是一个毒瘤,但是这背后一定有一个生活不规律、饮食不健康的主人。

Tags: 大气, 环保

环保如何嫁接创新?[How to Creation in EP]

环保如何嫁接创新?[How to Creation in EP],环保,创新

很多年前,大洋彼岸老福特先生经营着一家汽车厂,他去参观屠宰厂的时候,发现屠宰工序一环扣一环,也就是现在的流水线工艺,这方法对提高效率作用显著,于是老福特先生毫不客气的把这个工艺引入到了汽车产业。从而快速的造车,快速地销售,快速的数钱数到手抽筋。

 

环保行业要想来点创新,好像也应该去隔壁的屠宰厂参观看看。大体说来,有些东西可以学习一下。

 

化工厂:严谨的设计和运维,稍微设计的疏忽,都会引发化学品安全或者爆炸。所以,要从化工厂学习细致、认真、人员的管理及制度。

 

软件公司:软件公司把流程都套在了程序里,所以工作更加有节奏,标准化也很好。要从人家学学管理和标准。

 

投资公司:精明的投资人算回报的时候,都不含糊,要从投资公司学习下如何做环保行业的资本运作。

 

机械制造公司:高端制造业是一个大量剥削机器人的行业,要从机械制造公司学习下,如何推动行业自动化及控制。

 

广告公司:广告公司从来就是把一吆喝成十或者一百的主儿。控制了声音的传播渠道,就控制了话语权。所以,要从广告公司学习和社会媒体的沟通。

 

……

 

你家隔壁是什么厂?你觉得能学到什么呢?希望这是一篇开放的文章,你可以续写隔壁家的工厂。

Tags: 环保, 创新

环保为何创新难?[Why Creation in EP is Hard]

环保为何创新难?[Why Creation in EP is Hard],环保,创新

产业专家们在解读环保产业发展的过程时,说我们经历了从设备制造——工程总包——资本为王——产业推动的不同时段。道理也很简单,大的背景是我们的城市发展了,需要有与之配套的给水配送设施、污水消纳设施,未来也会大量的使用再生水和污泥产气,就像买了豪宅怎么也得配备一些阔气的家具,才能保证豪宅的正常运转。

 

不过,很多新东西的出现,总要有个过程。就像今天的自来水,大家一拧龙头就开始享用,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当年年的自来水还是个新事物的时候,可是需要沿街叫卖的。这事儿,可以去北京自来水博物馆考证一下,就确信社会的进步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特别是按照《乌合之众》的观点看,群体的智慧总是慢半拍,大家要给社会进步的时间。

 

另一个方面,环保产业的责任主体是地方各级政府,这事是写入法律的。微博上有个段子,再次把这条法律拿出来印证了下。是说有企业家出100万让当地环保局长去污染的河里有个泳,环保局长委屈的说,要去也应该是市长去啊。总之,不管是市长去还是局长去,都说明环保问题是个公共管理问题,不是普通老百姓身边的小事。小事大家容易理解,容易有想法,大事儿,不在身边发生,就不容易有想法。所以,直到出了看明白的污染,才能感觉到应该做点什么了。

 

正是由于这行业离社会的距离太远,都是大事儿,加上社会对创新的接纳也要一个过程。所以,环保在创新的道路上,从没机会怕个陡坡,一直在走盘山公路。不像人家移动互联网,因为离每个人的生活更近,被米国的iPhone引爆后,发展的丝毫不拖泥带水。

 

宏观看,环保要搞点创新似乎实在是不容易。微观上看,是不是好点呢?似乎也不乐观。首先是技术的创新太依赖其他学科了,最近很成气候的膜处理,本质上依赖材料科学的进步。据说,掌握膜技术的企业研发者,多半和化工有关系。其次,中国各地的水都有自己的个性,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水厂就有一千种废水,这给专家们提的要求实在是有些高,必须深入到理论级别才能有所突破。最后,实验周期长,做一次实验,十天半个月就立刻过去了。不过看看隔壁假的林业科学,就欣慰了,据说他们做个实验要以三五年为周期。

 

其实物质的限制不管怎样,就已经是这样了。让人担心的,最大的不幸,在于面对各种不利的条件,给了行业不敢勇于突破的性格。要拿出造原子弹的精神来,或许行业的技术进步也就噌噌噌的上台阶了。不过,要做到这些实在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Tags: 环保, 创新

环保是奢侈品吗[Is EP a Luxury?]

环保是奢侈品吗[Is EP a Luxury?],环保

先说明我的立场,环保绝对不是奢侈品,应该是必需品,特别是在社会整体看起来温饱的阶段。以前写过一篇文章:美好环境的想象力基础[Imagination Basis]。基本谈了环保和环保产业在社会中的位置和作用。
 
如果以自然环境的物质循环为基础标杆的话,那么一次完整的水循环,应该包含被净化的部分。这就是环境经济学上常说的,环境成本外部化问题,通俗的说,就是你家的污水费让全社会承担了。其它污染也是类似的道理。
 
这里我们必须达成一个共识:谁污染谁治理,或者谁污染谁付费是环境问题讨论的前体。我默认谁污染谁治理,污染是企业或者个人对环境负责的一个表现。
 
在这个前提下,就可以讨论环保是不是奢侈品了?我先问一个其他问题:穷人坐公交应该付费么?或者换个问法,公共交通对穷人来说是奢侈品么?
 
答案显而易见:不是。你不能说你穷,就大张旗鼓的逃票或者蹭车。如果都这样玩的话,可能,公交公司就很快倒闭了,结果是大家都再也没有公共服务和公共交通了。
 
那么,环保的问题也就付出水面了。你不能说我们经济还不够发达,所以不治理污染。也不能说说环保是奢侈品,等我有钱了在购买这样的服务。对不起,来不及了。环境已经被污染的没有出路了,我们只能背景离乡去选择新的城市。这一定不是文明发展到今天的人类该做的事情。
 
因此,环保的问题,应该是一个社会问题,一个公共管理问题,一个法制问题,一个公众参与问题。切不可因为我们还没有金山银山,就破坏绿水青山。当然,你说我们不发展经济了么?答案也是否定的,现在的绿色开发,循环经济,给自然和经济之间很多方法的选择。我们可以走的慢一些,但是更稳一些。修改

Tags: 环保

美好环境的想象力基础[Imagination Basis]

美好环境的想象力基础[Imagination Basis],环保

我们对自然状态下的青山绿水环境无疑是有想象力基础的。特别是,随着很多主打自然风光牌的大小景区。然而,我们对工业文明的好环境是没有概念的,这不怪大家,怪的是我们从未看到过好的循环模式。

先谈下自然界的环境大循环,从大类上分,自然界的循环主要是:水、气和土壤。由于气的循环和整体的气压、温度、地形有关,就不做太多探讨。而土壤的循环又很慢。所以重点看水循环,而且大家都知道,我们生活的Earth应该准确的叫做“水球”,因为70%都是被水包围。

美好环境的想象力基础[Imagination Basis],环保

这是一张传统的自然水循环图。蒸腾作用和大气环流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因为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我就不多解释了。重点谈下人类介入了这个循环后的改变。

1.人类砍伐了很多树木挖了很多矿(工业原料),造成蒸腾作用的减缓。尤其是城市中,基本上是钢筋混凝土的天下。

2.人类加工树(工业原料),造成污染和废料,排放到水体。水体的自净能力在1:40,就是一吨脏水,40倍的干净水就能搞定。造成水体修复的压力。

3.蒸腾作用虽然慢了,但还存在。降落成水后,在城市的部分,硬化太厉害,造成地下水位高度不足。

所以,至少存在了上面的三个问题改变了居住环境。也滋生出一些新的行业:

1.加速蒸腾作用的:城市绿化队伍。

2.加速水体净化的:市政、工业废水处理。

3.加速水体渗入地下的:新材料队伍。

这三个队伍都在弥补由于人类活动破坏了环境后的稳定性。其共同的特征是,加速了这样的一个循环过程,加速了整个水体的流动。不过,似乎过多依靠太阳的蒸腾作用的研究还没有强化。可见加速各个循环单元是一个城市环境循环的途径。

上面是一个粗略的水循环分析,大气的、土壤的……等等都是类似的情况。既然人类打破了平衡,加速了局部的消耗,就必须在没加速的部分弥补上来。这个道理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进入社会学范畴后,就变得复杂了。复杂在哪里了?

1.基于上面的循环概念,部分没加速的环节,连应该维护公共利益的政府都没有注意到。所以,谁买单?何时买?怎么买?就是最大的矛盾。时间长了,这个环节就成了瓶颈。

2.专业化水平不高,很多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产业了价格都是个问题。

3.群众的想象力基础薄弱,缺少大局观。家门口今天环境好,就是意味着明后天也没事儿。所以,没人愿意为别人家的事情操心,大家对大循环也没有概念,也更不会通过影响媒体和政府来加速循环。

所以,即便是城市自己弄明白这个事儿,就要好久,再让大家理解了,形成收费机制和自然经济循环。估计好多地方都有顽疾了。

那么,有没有什么快速的方法呢?我觉得,模仿、抄袭、借鉴是最快的办法了。看看世界上在各类循环中做的最好的城市是个什么样子。各个环节怎么加速的,怎么产业化,社会化的。

国人很聪明,一看到人家怎么做,就有了想象力基础。可能带来一些改变。不过,这事儿是个“大忽悠”的系统工程。需要一些机缘和时代弄潮儿。

Tags: 环保

环保行业的安比定律[Andy-Bill Law in EP]

环保行业的安比定律[Andy-Bill Law in EP],安比定律,环保

说起IT行业,有很多著名的定律,除了大家熟悉的摩尔定律反摩尔定律给我们带来优质的IT产品体验之外,大家一定非常奇怪为什么我们要不停地升级计算机硬件,明明用的好好的电脑就硬生生被淘汰了,明明反摩尔定律可以让18个月后的价格变得更低花更少的钱,可是大家却省不下钱来。这是因为IT行业还有一个著名的定律叫做:安迪比尔定律。

安迪和比尔其实是两个著名公司的CEO,安迪是指英特尔(Intel)公司的CEO安迪葛洛夫,比尔是指前微软(Microsoft)的创始人和前CEO比尔盖茨。一个是做计算机硬件的霸主,一个是做PC桌面系统的霸主,通俗的说一个是硬件一哥,另一个是软件一哥。两位一哥联合起来形成了Wintel联盟,就是本文所用的开篇小图。在过去的30年里,英特尔处理器每18个月翻一番,计算机内存和硬盘的容量也以几乎同样的速度迅猛发展,但是微软的操作系统也是越做越大,越来越慢。需要更优秀的硬件来支持复杂的系统。而对于终端用户来说,他们带来的好处是更加优秀的用户体验和更加优质的操作感受。所以,从英特尔、微软、终端用户三方的利益来说,英特尔和微软打造了一个强大的驱动产业发展的共生生态,从而不断获得现金流收益,而终端用户则以更优质的服务和更人性化的用户体验而甘心购买这些产品。最终形成一个三方共赢的模式,抽象来看,其实就是硬件、软件和效果三个驱动力。

转化到环保行业中,各种设备和工程制造公司,就类似于英特尔这样的企业,他们提供了一个硬件的平台。而各级环境标准、法规和政策的制定机构就类似于微软这样的企业,他们提供了软件的平台。和所有的终端用户一样,广大的环境用户就成了体验软硬件效果的终端付费者。遗憾的是,这样的一个三角模型中存在很多缺位和传播失真的环节,造成了三个齿轮之间无法咬合。

人们常常会讨论软件、硬件和效果三者之间,究竟谁是真正的驱动力。显示的情况是,任何一方面的单方崛起都不足以拉动整个市场的运转。而三者之间任何一个要素的率先突破都可能成为一个产业发展的驱动力。例如膜技术之类的过滤技术出现,是通过硬件的提升,拉动了出水效果,最终提高了环境标准的改善;而2012年中饮用水新的环境标准即将实施,也无疑将作为软件的提升拉动硬件和效果的改善;此外,随着微博等新舆论平台的强大,来自公众的环境觉醒,也将从效果上要求企业提供更好的软件和硬件服务。因此无法说究竟谁是真正的产业驱动力。

然而在中国的环境问题,将三者之间越发割裂,使得我们不能很快的看到一个产业对社会的快速贡献。下面我们从软件、硬件和效果三个方向分别来谈一下。

首先看软件,环境产业的软件最应该说的就是环境标准和法规的完善。然而当前的环境立法体系存在着立法部门分散、立法标准不科学、立法可行性差、立法的前景模糊等问题。细细来说,立法部门分散是说环境的立法体系是一个社会性问题,农业部门可以参与,建设部门也可以参与,环保部门还能参与,各个部门由于部门利益的存在,屁股决定脑袋的行为时有发生。立法标准不科学是指例如我们的某个排水标准说pH值在X-Y的一个范围,而国外会把这个范围更加的细化,仅仅给大范围相当于没有约束。立法可行性差是指我们的部分标准是照抄了美国的体系,又不慎抄错的部分,把某些参数设定在了永远无法达到的状态。而立法前景模糊是指整个产业的标准建立后缺少一个对标准达到后的社会生态环境前景描述,造成执行标准的企业缺乏成就感,而公众则缺乏想象力而造成没有支付意愿的问题。

再次看硬件,也就是环境设备、工程、技术和所谓的解决方案们。因为环保行业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最早的来源是给排水专业转行来的,而且这个学科深入下去几乎都是材料、生物、流体力学等基础学科的天下。因此,一直是一个概念大于内容的状态。这两年来由于材料科学的进步和微生物培养检测技术的进步也推动了不少行业的发展,但总体来说,因为涉及到的因素太多太复杂,而且标准化程度不高(例如进水条件的影响等)的制约,一直处于一个江湖郎中的形象中。究其原因是在于硬件提供商们缺乏一线大厂的整体公关,过度的迁就客户造成池体的省建、不建等等现象,或者为了保证利润而以次充好。总之,缺少独立的硬件厂商商业人格,自然无法保证产品品质。

最后看效果,也就是终端用户的感受。因为环境效果的体会最终是靠个体感知形成的,而且环境的好坏也常常需要对比才能发现奥秘。这样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外的人会比我们环境觉醒的更彻底一些。没有对比的情况下,很难对环境要素形成公众性的要求。大家看到很多其他行业新产品的宣传片,常常会把效果和特性展现的一清二楚,从而获得用户的认可形成升级的欲望。终端用户缺少感知力,是大家对效果无法发出直接评价的原因之一。而另外一个因素是公地现象,所谓的公地现象是大家都知道环境好了对群体好,但是都从行为上自扫门前雪,不为环境质量的改善呐喊助威。因此,这种效果意识的觉醒一定来自于整个社会的民主意识和维权意识(包括能力)的提升。

总之,由于软件的驱动因素被政府掌握,而硬件的因素缺少市场化的有力驱动,加之终端用户的感受不深。这就注定了环境产业的驱动力无法形成正向的循环。解决的办法我更倾向于从公众入手,提升环境意识的觉醒,推动政府的立法,最终加强环境支付能力,带来企业对环境技术的提升。这些年来,随着产业体量的放大,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承担类似的责任和技术实力,也不排除环境标准也会从政府转移到企业中来的可能性(只要企业的标准严于政府的标准,当然支付意愿还是个大问题),这样的前提一定是终端用户对效果认可后的买单。

试想有一天,我带着iPad去晨跑,打开环境助手,一个对话框弹出来说:恭喜您,您小区的环境击败了全国87%的用户。

Tags: 安比定律, 环保

Records:1212